深漂回忆录:人生首套房,从25万涨到800万!

利来国际娱乐平台

2018-10-03

编者按:又到一年一度的金九银十,我们整理了一些网友写的买房经历,呈现于此。 将时间拉长一些来看,历史显得分外有趣。

今天这位分享的网友,有在深圳(楼盘)多年的打拼历史。

你会发现,那个时候,房价相对于刚工作的年轻人来说,那么高不可攀,而在多年以后,房价的走势又如黑色幽默一样,让人无语。

1刚到深圳,工资800元/月VS房价1万/平1993年到深圳打工时,我的第一份工月薪800,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买房。 原因很简单,罗湖的房价已经稳稳站在每平米一万之上,别说买房,连租房也租不起。 当时都是公司租房给小白领住,普通员工两三个人一间,管理人员一人一间。

大家一定奇怪还有这公司租房给员工这种好事,其实当时公司也是被逼的,因为如果不提供住宿,公司根本就不可能招到人。 当时的湖贝、水贝、蔡屋围、岗厦、八卦岭的城中村都遍布各种公司的员工宿舍。 住城中村已经成为来深圳奋斗的记忆之一,现任万科董事长郁亮就住过岗厦的城中村。 随时搬家更是很平常的事,公司有一个女同事,就是每年搬家搬怕了,就在众多追求者中选择了一位结婚就可以分房的国企职工。

当爱情遇上房子,总是相同的结局。

那时如果被公司炒鱿鱼,不仅面临没有收入,还意味着失去住所。

当时吃饭都不敢点炒鱿鱼这道菜,可见心理阴影面积得有多大!2有房的主要是:土著、公务员、香港人当年深南大道两旁还很荒凉,仅在华侨城一带有些建筑。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,在世界之窗旁边有两幢高层住宅,用瓷砖拼出一幅世界地图,那时约7000元一平方。

“当时就想,什么时侯能住进那里,就算是成功了!也就是想想而已,完全没有当成人生目标。

”因为当时买房没有按揭,都要一次性付款,普通公司的老板大多也没买房,不过他们一般不租城中村的房,而是住在条件好很多的商品房里。

那时有房的最常见就三种人,土著、公务员和香港人。

过了几年,我被公司派住广州,在广州呆了两年多,在天河北和水荫路住过。

天河北曾经卖得最贵的房子是侨怡苑,10000元港币一平方,当时汇率是一港币兑换元人民币,本地人根本买不起,也主要是面向港澳客。

那时广州房价其实已经在跌。

到1996年,对面的朝晖苑已经只能卖不到7000元人民币。 再后来旁边的嘉怡苑卖5500,芳草园卖5000多,最低的金田花苑卖4000多还卖不掉。 环市路与东风路之间的一个楼盘,卖5000元还要请民工排队。 “现在看来是不是遍地黄金?”其实以当时1000元左右的平均月薪,收入房价之比,并不低于今天。

325万买房,50万出手,后来涨到800万!1997年,我想回深圳了,手上有30万,开始动脑筋买房。 当年,深圳莲花山一带的毛坯房价格在4000~4500左右,基本都不提供按揭。

房价最便宜的是南山区,只好到遥远的南山区找房。

我先后看了华联花园、太子山庄和前海一个叫XX湾花园的楼盘。 回想起来,当时华联花园规模较小,生活配套相对较好,价格也最高,3800一平方。 我曾在现场看见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:一楼的一户人家正在装修,房子居然没有地板!挖下去半米深左右全是烂泥,要自己填土,自己浇水泥地板。

售楼小姐很淡定地说:一楼都是这样的。

我差一点就被骗了!后来在楼盘附近转了转,发现邻居有一家印染厂,污染杠杠的。 果断PASS!最后,我们选定了XX湾花园,一梯两户不带电梯,南北通透。 顶层空间比其他楼层高约20公分,一眼就看中。 当时,我还年轻,也不觉得爬7楼有什么问题。

其实,最主要还是价格便宜:三房两厅两卫,100平方总价才25万!价格才是硬道理,什么偏远(离市中心约25公里,打车要70元),污染(旁边有光大木材厂、燃油电厂)和噪音(旁边有港口铁路,大货柜通宵穿梭)全当看不见。 销售说光大木材厂很快就会搬迁,明明知道是谎言,也选择相信。 还有更重要的一条,可以按揭,按揭年限为6年,首付4成才不10万块钱。

我成了中国最早享受按揭的一批人之一。

当时的开发商对按揭还没有什么经验,付完首期就可以收楼了,按揭手续慢慢办理。 我的邻居拖了三年才去办按揭手续,这在今天完全不可想象。

我本以为自己捡了漏,但抄底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还会有地下室。 在我买完之后,房价继续下跌,小区最低时跌到了2000元一平米。

二手曾经跌到过1600元!因为是自住,所以我觉得也没所谓,在此一住就是好多年。 夫妻俩也在这套房里迎来了宝宝的降生。 这套房子在2017年深圳房价最高峰时曾经到过800万的标价。

不过,这都是后话。

在这套房子涨到50万时,我觉得已经赚翻了,加上工作的再次变动,我毅然决然地将这套房卖掉了。 后悔吗?我问。 “人生很多事情没有定数。 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我在这套房子住了6年多,在这里有无可替代的记忆。 ”我觉得,如果房子不是自住,很难一直拿住,错过后来的大涨也很正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