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网青岛评论贾康:房产税若开征,青岛该如何应对?

利来国际娱乐平台

2018-10-03

近日,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先生做客青岛,针对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方向选择、企业减负、房产税出台时间以及青岛该如何应对等热点问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。 结构优化&扩大内需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未来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外部贸易摩擦冲击,对GDP的影响和可能产生的连锁反应等。 虽然面临很多未知的变化,但在诸多不确定性中仍然含有确定性:只要中国做好自己的可做之事,时间就会成为我们走上坡路的最好的朋友。

中国要在引领新常态的L型转换已基本成型的基础上,依据世界最大市场的潜力、韧性和回旋余地,进一步发力扩大内需,紧密结合结构优化。

2010年,当我们意识到两位数的高增长局面不可再持续之后,就提出要引领新常态,实现龙头指标GDP增长速度L型的软着陆,如今本应是探底完成之后,进一步凝聚市场上向好预期,从而真正实现企稳的当口,但这时候贸易摩擦来了。 在这种情况之下,扩大内需是中国必然的选择。 只有进一步通过扩大内需,才能争取使L型转换延续运行。

那么,贸易战到底对中国的增长速度影响会有多大呢?根据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上半年中国的GDP增长速度是%,并且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,下半年不会出现经济急转直下的表现。

目前,我国的货币政策已转向松紧适度,这很有必要。 财政政策应在配合总量扩张的同时,更积极地在投资、消费两方面发力,尤其要注重结构优化。 当然,在当今事态之下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能排除破7的可能性。

但如果中国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,我们仍然可以继续把潜力和活力调动起来,以中高速向前运行。 这一切的关键就是中国能不能够实现结构的优化。

因此,银行金融系统还有企业界,要趁政策有所松动的情况下,抓住优化结构这条主线,争取能够真的进入高质量发展。 从山东省来看,2018年以来山东特别强调的新旧动能转换,我觉得意义十分重大。

劳动力成本上升,土地和自然资源开发成本越来越高,资本无处可投……这些都是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以后必然会面对的情况,而新旧动能转换对应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线,把第一生产力科技创新和制度变革的最大红利,形成全要素生产率对冲传统要素,这才能有升级版的高质量发展。 房产税明年会征收吗?对青岛的楼市有何影响?对于房产税这个牵动千家万户的热点问题,现在有关部门应当还在积极准备。 所谓房产税的征收困难,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社会对房产税的接受程度。 在中国社会开征房产税一定要跳出美国的普遍征收模式,比如探索第一单位的免税方案,至于具体的方案人均多少平米免征,还是第一套或者前两套房免征,都需要讨论过程中间去寻求社会可接受的执行方案。

我认为,房产税的征收条件可以适当放宽一点。

如让公民自己选择认定自己的第一套房,不进行征税;如果评估认为房产税的征收将会迎来新一波的离婚潮,那就可以把政策放得再宽松一点,比如单亲家庭第一套房不征税,双亲家庭前两套房不征税,这时社会的接受度一定会很高。 关键就是要在税收法定过程中解决一些设计上的困难,并且在具体征收的时候需要柔性切入。

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在完成了立法过程以后,要在对地方充分授权的情况下开征房产税,这是用经济手段去置换副作用很大的行政手段的必然选择。

随后的二线城市,凡是比照一线城市,现在实行严格的行政手段的限贷、限购,甚至限价的,也应该赶快用经济手段替换行政手段。 最近有人说中国的楼市要崩盘,泡沫要破灭,像日本一样不可收拾,我认为言之尚早。 前段时间,中小城市的房价都在跟着一线、二线,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迅速上升,这是客观规律使然。

未来还要有几亿人要从农村区域到城镇区域定居。

这些现象都表现出了中国城镇化率的逐渐提高。 现在,我们常住人口58%的城镇化率是有明显的水分的,更真实的城镇化水平应该是看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,现在只有42%。 所以,我们高速的城镇化发展阶段其实才刚走了不到一半,而日本楼市的泡沫破灭是在77%城镇化水平的位置发生的。

现在企业的减负空间还有多大?我国企业的减负可能还要继续,但实际的空间已经有限了。

企业还有很多其他的税外负担一定要纳入眼界,但要缩减这些,就不是减税概念所能覆盖的了。

比如五险一金的缴费以后要由税务机关来征收,管理力度会加强,但是它的标准确实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太高了。 怎么降低?现在如果没有一个配套改革方案的话,是非常困难的。 现在,每个大省基本都是一个蓄水池,蓄水池之间最多做到了省级统筹,但各个水池子里的水不能相互调剂。

比如,辽宁省的水池见底,如果再降低缴费率,中央就要给予更多的支持;而广东的劳动人口年龄结构,决定了大量的滚存结余越滚越多。

但如果能够全社会统筹变成一个蓄水池,那么缴费水平就自然而然可以往下调了。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还是得啃硬骨头。

十三五开始放出了一些风声,中央要试着进入调剂。 这已经不单纯是减税的问题,而是一场攻坚克难的改革。 作者简介贾康,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。

现任全国政协委员、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,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、中国税务学会、中国城市金融学会和中国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,中国财政学会顾问,北京市、上海市人民政府特聘专家,福建省、安徽省、甘肃省人民政府顾问,西藏自治区和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咨询委员,北京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、国家行政学院、南开大学、武汉大学、厦门大学、安徽大学、天津财经大学、江西财经大学、西南财经大学、西南交通大学、广东商学院、首都经贸大学等高校特聘教授。

1995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。

1997年被评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高层次学术带头人。 备注:本文言论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。